邹主任说完,冲着门口挥了挥手,守在大门的安保队员立刻挪开正对着大门的重弩,让了一条路出来。

    “想走的,现在就可以走了,不管是去东海,还是回乡,或者去其他地方都可以!”

    邹主任指着大门说道。

    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,一直到现在,还有一些难民心里在害怕,担心刚出狼窝又入虎穴。

    邹主任的态度,让他们打消了疑虑。

    “这位军爷,我们要去东海!可是……可是我们害怕再遇到土匪!”

    一个难民鼓起勇气问道:“你们能送我们一下吗?”

    其他难民也纷纷抬头,看向邹主任。

    “不瞒大家,被土匪拦住的不光是你们,其他地方还有很多和你们一样的老乡在被土匪折磨,我们还要去解救他们!”

    邹主任说完,指了指头顶的热气球:“虽然我们不能送你们,但是它们会一路跟着你们前往东海!”

    难民们抬头看着热气球,心里一下子变得踏实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不知道热气球是什么,但是这么一座庞大的城堡,还能飞在天上,肯定很厉害。

    “厂长,您还有什么需要交代的吗?”邹主任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了,”庆慕岚摇头:“安排他们撤离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邹主任答应一声,朝着下边打了个手势。

    “准备去东海的,大家跟我来!”

    一个安保队员左手举着铁皮喇叭,右手举着一个小旗子,往寨子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难民们刚开始还有些犹豫,但是随着黑甲镖师带头,越来越多的难民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之后,熙熙攘攘的草棚彻底空了下来。

    几乎所有难民都跟着安保队员去东海了,只有几个被吓破胆的,选择了回乡。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人,安保队也懒得管,任由他们离开。

    “厂长,聚义厅的土匪头目尸体找到了,其他土匪的尸体也都补刀了!”

    负责打扫战场的搜查队长找到庆慕岚:“土匪的仓库中大概还有三四万斤粮食,以及几箱铜钱和各种铁器,金银应该藏在土匪大当家的家里,我已经安排人去找了!”

    “只有三四万斤粮食?”庆慕岚皱眉。

    要知道刚刚聚集在这里的难民足有几千人,结果整个牛家寨的存粮只有三四万斤,平均一人只合不到十斤。

    “厂长,很多难民身上都没有粮食,一路上都是吃草根树皮撑过来的,就这三四万斤,还有一半是一个叫林先生的人为了拉拢牛家寨大当家送来的,真正从难民身上的搜刮来的粮食,估计也就一两万斤。”

    搜查队长叹了口气,然后问道:“厂长,这些粮食如何处理?”

    “让后勤部门找点力工过来,把它们送到粥棚去!”庆慕岚说道。

    牛家寨距离咸鱼厂好几十里,安保队天一亮就出发,一直跑到快中午才到地方。

    难民们被土匪饿了几天,如果没有食物补充的话,恐怕走一天也走不到。

    于是在庆慕岚剿匪开始的同时,金锋便安排人在东海郡和茂源县交界的地方搭建了临时粥棚,难民经过的时候可以喝完粥歇歇脚,多少恢复一些体力走到东海的安置点。

    “是!”搜查队长答应一声,带着副手去找后勤部的邹主任去了。

    走了一段路,副手小声问道:“队长,那些难民不是去粥棚吗,厂长为什么不让他们带过去,还让后勤部安排力工过来?”

    队长回头看了一眼,确认庆慕岚听不到他们的话,没好气说道:“你懂什么?难民都饿坏了,你现在让他们带粮食,不是让他们造反吗?

    只有绝了他们的念想,让他们饿着肚子,他们才会乖乖地去东海!”

    “东海都那么多人了,还招这么多难民过去干什么呀?”副手嘟哝道:“要我说啊,就不应该管这些难民!”

    “别忘了你以前也是个难民,要不是国师大人开办咸鱼厂,你能有现在的日子?”队长瞥了副手一眼:“做人不能忘本!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忘本,就是觉得东海用不了这么多人,让他们过去不是给东海增加负担吗?”

    “这是国师大人和厂长他们的事,你操什么心?”队长没好气说道:“去大当家那边问问,银子怎么还没找到?”

    “一人藏物十人难寻,谁知道大当家把金银埋到了哪里?”

    助手抱怨道:“远程打击队的人也真是的,光知道往里边扔炸弹,把聚义厅炸了就算了,大当家的院子里又没人,结果也给炸塌了,根本不管咱们搜查队的工作怎么开展!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还想在这儿干,就闭上嘴别再抱怨了!”队长踹了副手一脚:“以后要是再让我听到嘟囔,老子直接开除你!”

    副手缩了缩脖子,不敢再说什么,转头朝大当家的院子跑去。

    队长则转身去仓库,检查了一遍铜钱箱子上的封条,然后招呼手下把箱子抬上车子,送往后勤部,正好遇到刚从木台那边回来的邹主任。

    “邹主任,这是本次缴获的铜钱,仓库里还有一些粮食和铁器,厂长说请你联系一下力工队,让他们把粮食送到粥棚,把铁器送回东海的炼钢厂。”

    搜查队长拿出一个小本子递给邹主任:“这是铜钱数目,邹主任您清点一下,如果没问题,在这里给我签个字,我们就算完成交接了!”

    “行!”邹主任接过小本子看了一眼,然后走到车子前,揭开封条,打开装钱的箱子盖。

    一股刺鼻的腥臭味儿扑面而来,邹主任就捂着鼻子往后退了两步:“什么味儿这是?”

    封建时代,商人被人看不起,大家都说商人身上都是铜臭味。

    这不是夸张,而是古时候的铜钱的确会有一股臭味儿。

    不是铜钱本身发臭,而是这个时代很多百姓出门都会把铜钱贴身放着,难免会沾染上汗液,散发出一些味道。

    但是味道这么重的钱箱子,邹主任还是第一次闻到。

    “这些铜钱有一半都沾着血,在箱子里闷了这么久,味道是有点大,邹主任您多担待!”搜查队长解释道。

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
穿成龙傲天幼崽的反派继母最新章节 穿成小奶狐后师尊总想摸我尾巴 大明:开局成为锦衣卫免费阅读 让你钓鱼,你钓起了核潜艇?最新章节 开发大西北:我在戈壁建了一座城最新章节 创意文学 红枫阅读 狂欢小说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书海漫游 梦幻小说 书海之梦 东京第一深情免费阅读 东京明星女友是恋爱脑,怎么办百度百科 顶级悟性:从基础拳法开始最新章节 快穿:疯批女配她又在崩人设了免费阅读 试婚男女免费阅读